YY学车频遭用户投诉 互联网驾培平台临信任危机
2019-05-11 06:49

  随着驾培行业门槛的开放,越来越多的互联网驾培平台入局。然而,在解决传统驾培痛点的同时,互联网驾培平台也面临着信任危机。

  近日,消费者陈先生(化名)向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表示,其在2018年2月初于广州悦悦驾驶培训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YY学车”)报名学车,报名后却发现多处情况与此前承诺不符。此外,有部分新近报名的消费者表示,提交报名费和资料后等待了约一个月时间尚未成功注册,因此比较着急。无独有偶,在记者调查过程中,有在不同互联网驾培平台报名学车的消费者也反映了类似情况。

  就此,记者联系了YY学车、广东猪兼强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猪兼强”)、学车小助手(广州)驾驶员培训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学车小助手”),截至发稿学车小助手、猪兼强暂未进行回复。YY学车方面提到,2019年4月1日后广东省内实行“学时对接”,行业受到相应影响。“目前我司针对学员的科目一等待时间过长,只能耐心做好安抚解释工作。”

  近日,陈先生向记者反映,其2018年2月初于YY学车报名,当时多次询问是否存在隐性收费、用完学时是否需要加钱等,对方再三承诺没有隐性费用,且不需要再购买学时。然而科目一考试后,陈先生询问客服,若需补考是否不需要购买学时就能继续练习,但客服表示要购买。

  与之相比,报名后注册时间长的情况更是让不少消费者感到“承诺落空”。YY学车官网显示,从报名体检到录高拍仪,再到驾校向车管所申请一个学车名额,获得批准后通知学员参加交通法规考试(称为科目一考试),差不多一个月时间。

  据了解,陈先生在2018年2月初报名后,4~5月间才拿到学籍。消费者熊先生(化名)也提到,自己2018年8月底在YY学车报名,当时客服承诺一个月左右就能考科目一,但是一个月后,客服以车管所系统升级为由一拖再拖。

  熊先生致电当地车管所询问,车管所工作人员表示有进行升级但是时间没有那么久,并提到YY学车方面暂未提交熊先生的资料。“休假两个月考驾照结果时间浪费了,后面我申请退款扣了800元。”熊先生提到,后来到别的传统驾校进行报名,从报名到考科目一只用了一个月时间,大约半年左右就拿到驾驶证了。此外,有部分新近报名的消费者表示,提交报名费和资料后等待了约一个月时间尚未成功注册,因此比较着急。

  而在记者调查中发现,如学车小助手、猪兼强等互联网驾培平台也遭到了学员的投诉。杨女士(化名)表示,2月底在学车小助手签署了学车合同,业务员承诺3月底可以考科目一,当中多次催业务员和客服,一直等到4月8日仍未收到相关通知便要求退款,对方表示学籍已注册退款需要扣除2800元,但杨女士是在4月17日才收到学籍注册成功的通知。

  此外,数位在猪兼强报名学车的消费者也提到,2月底报名后至今才拿到学籍,有些还在等待中,从报名至学籍注册期间无法查询相关进度。2016年,广东省消委会在典型案例中提到,猪兼强在招生宣传中夸大其词,虚构事实、承诺拿证期限,涉嫌虚假宣传,欺骗和误导消费者。

  对此,广东省法学会犯罪学研究会理事、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刑事业务部部长陈亮律师表示,针对已经签订合同存在的争议,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,就要看合同中格式条款是否有效。此外陈亮也坦言,要证明商家宣传欺诈,需要证据,如果是口头承诺需要录音作为证据。

  对于近期学员反映报名后注册时间较长的情况,YY学车方面表示,2019年4月1日后广东省内实行“学时对接”,清远目前至少一半以上驾校停止录入新学员名单。而车管所也放缓了相关报名受理进度,甚至暂停了受理。目前针对学员反映科目一等待时间过长等问题,只能耐心做好安抚解释工作。

  熊先生表示,“这个YY学车的解释完全不通。YY学车拖延并不是从2019年4月1日才开始,我是2018年就报名,照样是连拖带骗。”

  广州某驾校陈教练(化名)提到,新政之后驾培市场普遍面临满员状态,但是传统驾校按照需求招生,积压学生数量较少。而之前互联网平台大规模招生,导致目前情况不容乐观。另外,陈教练提到,有互联网驾培平台招生外包,销售不太懂行,有时也会隐瞒一些事实。“比如说部分平台低价招生,但是培训成本较高,所以在培训过程中也在有意卡时间或另外收费。”

  就学时对接,一位驾培行业专家表示,学时是根据专家基本核算得出的,是一个人从不会开车到基本掌握相关安全知识技能所需的时间。以往不少驾校为了节省成本而在学时上进行造假,安全隐患很大。

  此外,有法律人士提到,建议政府开放社会化考场。上述驾培行业专家表示,所谓社会化考场是政府服务满足不了的情况下购买社会服务,所以叫社会化考场。目前当地的自有资金足够满足建立考场的,而有些地区政府前期投资不够需要购买社会服务,由社会企业投资建立然后政府购买。这个矛盾实际上是因为驾培行业税收和财政贡献都不大,土地使用上有很多问题。政府每年公开的社会化用地没有那么多,所以造成了一些影响。

  随着驾培行业门槛的开放,近年来市场涌现了不少互联网驾培平台,但与此同时洗牌局面也非常激烈。其中在2018年9月,凸凸学车发布公告称,凸凸学车由于经营不善、多方融资失败等原因导致资金链断裂,宣布平台停止运营。

  对于互联网驾培平台的入局,陈教练提到,互联网驾培平台有的采用风投资金,有的大量投入广告,所以相关平台需要迅速盈利。“如果互联网驾培平台招生少了,无法有效盈利,但是招生多了又培训不过来。”上述驾培行业专家提到。

  该专家认为,此前驾培行业处于政策封闭垄断的阶段,当中出现服务意识淡薄、吃拿卡要等不良现象,消费者普遍对驾校学车不是很满意。平台没有驾校的线下资产负担,却有传统驾校缺乏的宣传、营销手段,在新生云集的大学市场依靠地推完全如鱼得水。此外,平台在压低转让给个体教练员的学员培训费的同时,拉起了低价竞争的大旗。

  而对于市场竞争,YY学车方面提到,华南市场的驾培业态普遍以加盟挂靠的经营方式为主,部分驾校也正在往自营方向转型。在此过程中,无须区分互联网驾培或传统驾培企业,大家是同台竞技,公平竞争。“以广州为例,判断已有的106家驾校,未来一年的时间超过一半会被淘汰出局,加盟挂靠经营为主的必将出局。”

  上述驾培行业专家认为,按正常情况应该是驾校加互联网。驾校是从正规行政审批得到营业资质的,应该积极地把互联网的工具用好。而互联网驾培平台反过来迅速刺激传统驾校,把新的营销方式等学会。“但是这种情况下,有句话叫‘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’,同样驾培市场也一样有好有坏。”

      宝赢彩票,宝赢彩票官网